章永乐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旧邦新造:1911-1917》

  • 波兰为何让许多人既同情又厌恶?

    “欧洲公法”时代的终结带来了波兰的复国,施米特将德国视为巴黎和会上的被压迫者,并以19世纪为参照,将战后的国际体系视为一个紊乱和无效的体系,进而着手建构一个以“大空间”为基础的新国际法理论。在这一理论中,同样缺乏波兰的自主空间。[全文]

    0 2019-05-25 08:29:57
  • 当日本人遇到门罗主义,中国就惨了

    在1919年美国的内部政治斗争中,我们可以看到,威尔逊的政敌们恰恰认为威尔逊的国联计划背离了门罗主义传统,有可能导致一个欧洲国家主导的国联干涉美国以及美洲事务,美国不仅可能无所得,甚至还可能有所失。[全文]

    40946 39 2019-04-19 10:55:12
  • 北大研究生,需要探索中国思想的可能性

    海子把屈原的白鞋子留给了我们,我们要继续走他没走完的路。如果说三十多年前,海子探索了汉语诗歌的可能性,今天,我们作为北大的研究生,需要探索的则是中国思想与中国学术的可能性;我们的贡献终将在“全世界的兄弟们”的见证下,被历史认定。[全文]

    19074 57 2019-04-06 08:30:46
  • 中国和土耳其,自康有为那会儿就被凑在一起

    在中国处于历史低谷的时候,康有为就撰写了《大同书》,想象了一个超越“万国竞争”的世界。在120年后,中国已经有了更强的物质力量的时候,我们更没有理由闲置自己的批判力与想象力,继续“尾随者”的心态与姿态。[全文]

    43118 43 2019-01-28 13:25:02
  • 将中美争议比作“英德之争”恰当吗?

    英德冲突发生在一个帝国主义时代,近代西方列强的发展乃是以广大殖民地半殖民地地区的依附地位为代价的,德国崛起并不改变这个基本游戏规则。相比之下,中国的崛起客观上冲击了这个仍然充满剥削与压迫的国际秩序,因而也会引起既得利益者的阻挡,但这从本质上不同于一百多年前的英德冲突。[全文]

    26209 57 2018-11-16 07:11:00
  • “重塑”中华,并非“想象”出一个民族

    《重塑中华》覆盖的时段截止于1949年,但其问题意识绝非仅限于近代。任何优秀的历史作品,都不仅是关于过去的,而是用过去观照未来来,“通古今之变”。既然中华民族认同的塑造仍然“在路上”,“一”与“多”之间的张力也将长期存在。[全文]

    21872 66 2018-10-19 09:35:44
  • 研究上一个五百年,才能想象下一个五百年

    我们该如何理解国际秩序与国际法?了解近代以来的列强究竟是如何理解他们自己的帝国事业,以及他们所建立与主导的国际秩序。这可以使我们对于霸权秩序的批判更为准确和有力,同时对于国际秩序建构的原理,获得更为深切的理解。 [全文]

    38610 56 2018-10-06 08:12:02
  • 从井冈山到全球秩序:中国与“大国协调”

    中国要推动建设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否意味着接过美国已经无心推进的基于资本的“大国协调”方案,只不过将领导者换成了中国呢?中国期许的世界秩序,不是将一个原则强加给各国,与基于某个单一原则的“大国协调”,本质上并不相同。[全文]

    25199 26 2018-05-06 08:52:44
  • “西亚病夫”的自救:康有为眼中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

    康有为对土耳其1876年立宪的描写,很可能是以戊戌变法作为经验模型,而“贤相”阿士文的形象,几乎就是他自己的写照。他在书中写道中国与土耳其被西欧讥讽为东方两病夫,中国正在进行维新变法,产生了走出土耳其困境的可能性。[全文]

    36970 29 2017-09-24 08:20:20
  • 耿直的特朗普发话,咱数数哪些奴隶主国父的雕像可以拆

    长久以来,许多知识人热衷于比较近代中国革命与美国革命,并为中国革命的激进性和持久性而深感遗憾。但读了卡根和弗格森的作品之后,我们可以对这种比较的方法论有所反思。事实上,两地革命有着极其不同的条件。[全文]

    58054 94 2017-08-23 08:29:16
  • 近代君宪派何以从中心走到边缘:以康有为为例

    在辛亥革命爆发之前,欧洲有19个君主国家,只有3个共和国(法国、瑞士及1910年才转为共和国的葡萄牙,如果算上“迷你”的圣马力诺,也就4个)。因此康有为有充分的自信认为,君主制是主流政制,甚至积极提倡复制19世纪欧洲王朝国家干预共和革命的经验。[全文]

    37036 58 2017-08-16 08:13:49
  • 日落斜阳:康有为眼中的奥匈帝国

    中国国内新政的推进,牵引着康有为对奥匈帝国的思考。他意识到,一套形式上的立宪制度,未必能直接带来国家的兴盛。而在清王朝崩溃之后,建设具有政治整合力的政党,就成为他的优先考虑。于是1899年康有为成立“保皇会”并计划着一系列政党的改组和变革。[全文]

    51721 65 2017-08-07 15:11:12
  • 从秋菊到WTO,中国制定自己的游戏规则

    从秋菊到WTO,一个是遥远山村的农妇,处在基层的底层;另外一个,属于世界贸易的“顶层设计”。秋菊也许一辈子都理解不了WTO的运作,但那些同时理解了WTO与秋菊的法律工作者,也许可以让WTO更多地服务于这片土地上的“秋菊”们。 [全文]

    24291 4 2017-02-06 08:42:13
  • 所谓“民主化”能消除腐败是个伪命题

    每个国家对腐败的界定不一样。在美国,很多权钱交易已被合法化。如政治献金,说白了就是财团出钱买政客的政策。中国政治制度不一样,不少在美国合法化了的权钱交易形式,在中国是非法的。美国选民觉得把腐败分子选下去,可以构成一种惩罚,心理上有那么一点安慰,中国则是采用其他手段。[全文]

    97782 221 2016-11-26 08:08:00
  • 为什么康有为特别关注路德?

    作为儒教的革新者,康有为特别关注基督新教的奠基者路德,并不令人意外。但是如果仔细阅读,我们可以发现康有为评价路德的标准实则十分怪异——在康有为看来,路德之伟大,不在于统,而在于分——他引发的宗教改革使得欧洲变得极其碎片化,同时削弱了罗马天主教廷和神圣罗马帝国。而欧洲的近代文明,就是建立在分裂和竞争的基础之上。[全文]

    24308 32 2016-08-23 01:39:45
  • “工业党”康有为眼中的德国工商业

    康有为第一次进入德国,在慕尼黑停留时,即被慕尼黑的啤酒所触动。慕尼黑的啤酒, 第一是口味佳,第二是杯子大,第三是饮酒风俗独特。康有为也开始喝慕尼黑啤酒,最后喝上瘾了。他观察到,支撑德国好酒之风的,是一个庞大的啤酒工业。[全文]

    45576 44 2016-08-21 09:2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