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静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 高学历青年为何多出“愤青”?

    对大学生而言,上大学已经改变不了命运,他们的事业通道很难依靠文凭定轨。这种群体性的结构失位现象连年积累,加剧着一类人共同的命运感、受挫感和不公平感,与他们自视应当的地位形成反差对照,当然影响着这一人群的价值、态度和行为。[全文]

    0 31 2018-06-30 09:19:34
  • 被单位吸纳的阶级

    由于协调利益的职能在工作单位,那么没有固定单位的流动人群就被排斥在"利益协调"之外,既无阶级也无单位代表他们的诉求。这样一种特别的身份差别和组织化利益结构,是理解当今中国不少问题的关键。[全文]

    3719 2013-01-10 14:4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