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殷弘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

  • 我最怕看到别人说特朗普是个商人

    特朗普在对华关系问题上从来不两线作战,更谈不上四面出击,他总是阶段性地集中在一场战役上。除了战略集中之外,战略主动权总是在他手上。至少他想发动什么战役就发动什么战役。他阶段性地发动战役,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战后,又集中在他发动的另一场战役上。[全文]

    0 0 2019-08-24 08:49:09
  • 中美有冲突,但大可不必危言耸听

    1907年的英国并没有觉得德国有多么大的威胁,而当前美国国内针对中国的动员程度远远超过当年的英国,不过仍然有五个因素制约着中美爆发严重冲突的可能性。[全文]

    41171 53 2019-02-16 08:25:08
  • 南海哪有什么“C型”包围圈

    根本不存在一个明确规划好了的所谓“C”型包围圈。美国人并没有那么深谋远虑,那么高瞻远瞩。目前中美在南海,乃至在整个西太平洋地区的战略对峙,都可谓情势性发展的结果。而情势性发展的意思就是,双方都不希望局势持续恶化,都不希望最终走向武装对抗。也就是说,是可以解局的。[全文]

    53981 2015-06-08 07:24:24
  • APEC为何如此重要

    面对美国,中国最好的战略是什么?如果理不顺周边关系,中国便无法处理好中美关系。某些情况下要坚决行动;在另一些情况下应保持谨慎。毛主席曾提醒我们,要防止一种倾向掩盖另一种倾向。[全文]

    180147 2014-11-06 00:00:00
  • 香港的“闹事”精神从何而来

    香港问题的产生,与殖民地统治后遗症息息相关;香港问题变严重,香港媒体和舆论负有重大责任。香港所谓追求民主等问题,不过是第三波民主浪潮的后续。[全文]

    19556 2014-07-14 07:58:30
  • 中日接近与“外交革命”

    日本经济实力和技术水平处于世界最前列,因此,中日两国多数人民之间近年迅速增长着的互厌和敌意不受制止地发展下去,对中国的中长期未来相当危险。有些事情终究挡不住,如果试图阻挡,就会迟早成为失败者,并且不必要地得罪日本民心。可以择时积极支持日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全文]

    2096 2003-02-28 10:1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