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树军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

  • 提出陷阱的说自己是防陷阱,提出文明冲突的也一样

    在亨廷顿看来,美国的希望在于让自己的核心文化重新回到新教这个母体,在于盎格鲁-新教文化而非种族上的白人至上。如果能够复兴盎格鲁-新教的核心文化,便能振兴美国的国家认同;白人便能在国内、国际上继续充当美国与世界的统治者、支配者、主导者。[全文]

    8732 11 2019-06-10 16:10:16
  • 政府越小越好,管得越少越好?美国是个反例

    美国也许在政府收入与开支上算是小政府,但在雇员数量上却并不是,在发达国家中处于中等水平,比英国、法国等西欧大国和北欧诸国等十余国小,但比葡萄牙、意大利、荷兰、德国、韩国、日本等十余国大,比很多发展中国家大得多,与中国相比更是一个明显的大政府。[全文]

    34670 55 2019-05-10 15:30:41
  • 个税减免当然好,但最终落实的关键何在?

    没有现代财产认证,中央政府很难真正具备向统计意义上的大多数人征税的能力,汲取能力难免长期处于较低水平;同时,也难以有效运用增减税政策工具,社会问题的解决和社会政策的推行都可能因此处于被动状态。 [全文]

    14002 21 2018-12-24 07:45:27
  • 亨廷顿笔下的“美国政治”对中国有何启发

    在二战后民主化运动风起云涌的美国政治中,新教伦理支撑的美国信念根深蒂固,年轻一代人质疑的是老一代人的统治能力而非体制的正当性。在后冷战时代的世界政治中,世界上的几大主要文明及其核心国家都在追问我们是谁。[全文]

    27885 22 2018-11-07 07:42:50
  • 国家应“为市场而治理”,还是“因市场而治理”?

    对于中国这样的巨型国家和复杂社会而言,应认识到并充分重视发展目标的多样性,在自身与他国的政治经济发展实际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做出问题导向、脚踏实地、深思熟虑的选择,而非不假思索地奉行某种无法自持的“自生自发的市场自由”思维。[全文]

    35112 22 2018-10-15 08:31:12
  • 美国新政时代的启示:为了退伍军人的福祉

    美国军人数量在二战期间高达1570多万,这些人在战后需要重新回归社会,为此专门制定了一部《退伍军人权利法》,提供教育、培训、医疗、就业、失业救济、创业、置地、建房等方面的全面支持。美国不是欧洲式的福利国家,却为退伍军人提供了欧洲式的福利。[全文]

    10322 2018-03-13 17:18:41
  • 私立好还是公立好?谈教育不能忘记“初心”

    从国家与每个人的关系上看,教育还有很强的政治功能。我们需要思考的是,什么样的教育模式对国家和社会更好?如果将教育完全交由市场化,就等于放弃了非常重要的培养合格公民的责任,而这恰恰可以说是教育的最重要的政治功能。 [全文]

    35409 99 2018-03-07 13:24:50
  • 美国军政关系的变与不变

    特朗普当选总统,美国的保守主义问题,似乎才进入公众的视野。但其实从军政关系的角度看,美国社会自由主义价值观,转向保守主义,早在“二战”后十年就已经开始了。[全文]

    30020 37 2017-07-07 07:15:42
  • 帝国逐鹿与东南亚区域秩序

    在大国关系主导世界秩序、国际格局的大势之下,小国往往很难保持中立。新加坡作为一个在极其险恶的地缘空间上生存下来的“弹丸之国”,它非常渴求安全。过去,它离开英国就很难在东南亚生存,现在,它又成为美国在东南亚的“锚”。[全文]

    46266 80 2017-06-16 14:17:36
  • 新加坡作为一个小国,到底有没有“大治”

    与中国相比,新加坡是个很小的国家。但它在国家基本制度建设方面成就斐然,实现了“小国大治”。所谓国家基本制度,是指为了实现“良治”,任何一个政治体制都必须建立的基本制度框架,它是现代国家的“地基”,在这方面新加坡走在了很多国家前面。[全文]

    81962 207 2017-06-14 07:26:31
  • 特朗普准备好了,美国准备好了吗

    特朗普并不是孤立的,他抓住了中下层白人的被剥夺感及其对移民、尤其是伊斯兰移民的不安全感,抓住了中产白人主体民族意识的觉醒,从而建立了中上层白人与中下层白人的临时选举联合。但美国并没有做好准备,包括法律的准备和总统行政机制运行的准备。[全文]

    15952 7 2017-02-13 09:04:59
  • 如果三体人快来了,怎样让地球人团结起来?

    《三体》三部曲深刻无情地折射着现实世界的残酷。对中国而言,“人心秩序”的重建,既有必要避免回到“文化冷战”的老路,也有必要警惕危险的“文化内战”。如果人民在社会阶层、意识形态和思想情感上高度分化,发现人民进而整合共同体就会变得愈加困难。[全文]

    49787 90 2017-01-28 08:11:35
  • 破除网络乌托邦,才有能力制定规则

    谁能控制互联网架构及其演变,谁就有权力定义互联网上的信息和内容。即使是在网络空间里,政治信息和话语权仍由一小群精英和机构所创造和过滤,普通大众仍然严重分散,碎片化、微不足道。正是因此,网络空间需要走出“乌托邦”,要有特殊的法律规制约束。[全文]

    21902 14 2016-08-26 07:43:16
  • 50年前,美国也为信息时代犯罪治理苦恼过

    认证制度改革将政治与治理所必需的海量社会事实汇聚到政府手中,让美国政府得以透过信息沟通技术改造政府过程,把握社会问题,回应大众诉求。人们往往只关注信息时代的技术进展、商业进展,而忽略信息技术对于政治发展的巨大影响。没有信息化就没有现代化,四个现代化,哪一化也离不开信息化,美国也不例外。[全文]

    9702 11 2016-05-12 07:20:34
  • 近百年来,美国总统愈发像一个君主

    很多帝国的解体并不是发生在它最虚弱的时候,而很可能是在它看上去非常强大的时候。只有充分的政治集权,才能有所作为,美国历史上现代国家建设和政治制度真正的革故鼎新,都是在同一政党控制总统职位、参众两院乃至最高法院的时期才实现的,这种状态并不多见,更像是靠运气而不是深思熟虑的结果。[全文]

    44570 52 2016-01-07 07:30:02
  • 该由中国人来谈谈什么是“公正”了

    我们强调前后两个三十年不能互相割裂。如果与今天我们时代的主题做个关联,我们可以说,既不能用基于德性的公正观去否定基于福利的公正观,也不能用基于自由或权力的公正观去否定基于需要的公正观。我们要在必需品、消费品和奢侈品背后的不同的人群的需要和需求之间作出恰当的区分。[全文]

    31225 30 2016-01-03 09:4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