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小枫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沉重的肉身》

  • “超历史的”眼光与古典教育

    任何一个文明大国的教育都离不了史学,民主化的“全球史”学则让我们看到,史学也最容易败坏一个文明大国的教育品质。在今天看来,梁启超当年呼唤“新史学”没有错,但他忽略了一个根本问题:谁来施行新的历史教育,史学家应该具备何种精神素养?[全文]

    0 0 2020-01-14 07:16:54
  • 美国“遏制中国”论的地缘政治学探源

    美国自1950年朝鲜半岛战争爆发后长期对新中国实施封锁,并把中国视为苏俄帝国的附庸。二战以后,苏俄崛起为欧亚大陆最强大的政治单位,成为美国的头号敌人。中国成了美国与苏俄战略争夺的场所,或者说置身于陆上强国与海上强国的争夺地带。[全文]

    88183 98 2019-10-08 10:35:25
  • “新清史”并不新,其实是“皇军东亚史观”翻新

    宫崎身为日本人以“皇军史学家”的身份为日本军部贡献“作战力量”并非不可理解,但如今中国的史学家把他捧为中国史教育的祭酒则令人匪夷所思。尤为荒唐的是:对自由主义头脑的中国史学家来说,揭露自己国家的劣根性是思想进步。[全文]

    77943 380 2019-06-12 10:50:50
  • 当“全球史”为“台独”提供依据,我们的史学教育该有所警惕

    不难设想,一旦民主化的“全球史”取得了对中学和大学的历史教育的领导权,尼采的预言就会应验。现在我们可以对梁启超说:离弃经学的史学是无本之木,迟早腐朽断烂,而经学离弃史学成为理学或心学,则必然因自绝血脉而枯死。[全文]

    80500 102 2019-05-21 08:10:28
  • 美国大兵在战胜国横行,中法同病不同命

    在1945年8月这个20世纪的标志性历史时刻之一,中国的政治状况比法国更为恶劣。二战中的中国战场与欧洲战场和太平洋地区的美日战场都不可同日而语:抗日战争期间,中国的内战断断续续从未终止。“皖南事变”甚至让罗斯福气得一度下令对蒋介石施压。[全文]

    88113 171 2019-04-22 15:15:32
  • 当代中国需要什么样的史学研究?

    说到“史学热病”,我们会想到前些年出现的所谓推翻“西方伪史”热。据网上传闻,甚至有社会流氓混入了史学界。好在这种热病一眼就能看出,而,凭靠“欧美最文明国”的民主制度理念的当代中国史学“热病”,就让人不容易看出来了。[全文]

    36092 54 2019-01-28 10:20:11
  • 何谓世界历史的中国时刻?

    “时刻”注定要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历史标志,这不仅是因为黑格尔用这个语词所标明的世界历史新阶段已经成为中国的经历。毋宁说,古老中国的晚近150年历史清楚表明,新中国的崛起的确堪称世界历史的又一个“关键时刻”。[全文]

    62033 85 2019-01-26 09:00:13
  • 国家间厮杀如此惨烈,还要讲“世界公民”吗

    如果18世纪以来迄今不衰的“世界公民”社会理念也许是一种乌托邦,如果国家间的厮杀依然频繁而且惨烈,那么,我们的史学研究和教学致力于给年轻一代灌输自由民主的“世界公民”意识,其结果便是让我们的后代忘记自己脚下的土地仍然置身于以国家为本位的全球化冲突的世界历史时刻。[全文]

    83873 222 2018-12-08 15:55:18
  • 谁能使中国恢复“大国”地位?

    对中国人来说,起码“统一大业”尚未完成。颇具讽刺意义的是,迄今仍在阻碍中国完成统一大业的,恰恰是曾致力使中国成为“强大、统一、民主的大国”的美国。无论如何,中国恢复“大国”地位,绝非二十一世纪初的今天才有的事情。[全文]

    99135 90 2018-09-28 16:00:35
  • 正因“选天子”的理想从未实现,中国革命才有正当性

    中国文明极高明道中庸的高明之处在于,让无论出生于何种阶层的人都向优良德性看齐。由此看来,我们与其关注现代中国革命与古代儒家革命论的内在关联,不如关注现代中国革命志士与古代德性论的内在关联。[全文]

    177797 144 2018-07-27 14:20:19
  • “古今之变”何以“哺育”革命志士

    晚清以来的现代革命堪称独一无二,仅仅因为这场革命的实质乃“古今之变”。因此,新经学与现代革命志士之关系究竟如何,与今天的我们并非没有直接干系。毕竟,无论从制度还是思想层面上讲,这场伟大的“古今之变”尚未尘埃落定。[全文]

    41095 83 2018-07-25 11:05:43
  • “国王”的肉体可朽,但观念有永恒性

    无论在《弗里德里希二世大帝》还是《国王的两个身体》中,弗里德里希二世的突出形象都是立法者,他作为王者缔造了欧洲第一个理性化的宪制国家,并成为人民的王者。在他身上,希腊罗马的古代文明得到传承,这种文明的精髓体现于那个伟大的自然法典。[全文]

    14728 24 2018-01-11 07:49:15
  • 共和制下,“国王”的身体也从未缺位

    《国王的两个身体》以英格兰共和革命前的法律文献和文学作品中有关国王的修辞开篇,以但丁的《帝制论》中的政治思想结束,基本着眼点是国王观念的双重含义在中世纪晚期的历史变迁,从而开启了探究现代国家起源的另一条思路。[全文]

    26902 29 2018-01-06 08:12:58
  • 国王不死:德国现代史学与政治神学

    作为史学家,康托洛维茨当然知道,历史不可预设,也不可逆转。在共和革命已经席卷全球的二十世纪,他无意为已被执行死刑的国王招魂。他不过要提醒世人:国王曾经拥有的另一个身体——作为人民的国体——并没有死。 [全文]

    26549 22 2018-01-05 07:06:28
  • 我们为什么有必要学习古代世界历史

    一部古代世界历史地图集就是一部“征服世界的力量”时空交错史。在所谓“南海仲裁案”宣判即日,刘小枫教授专门传来本文,独家授权观察者网首发。因为这种征服的力量从未止息,且一直愈演愈烈,直至今日染指中国南海。[全文]

    86219 118 2016-07-12 10:57:43
  • 我宁愿相信福山的拈阄会赢

    我宁愿相信福山的拈阄会赢,他说,“如果政治精英接纳”他提出的“要求”,自由民主政制就会在中国成为现实。五十年后,“中国在政治上更像美国和欧洲”——福山的这一预断恐怕不会有悬念。问题仅在于,即便中国在五十年后成了美国那样的国家,也不等于尼采的“末人”说被驳倒了,或者科耶夫所说的人性“回到动物状态”的论断被驳倒。[全文]

    57800 90 2016-02-16 09:2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