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炳辉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副教授,华东理工大学中国城乡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 疫情下的中国治理,离不开“大流动”这个关键词

    大流动社会对原有的治理体系在初期形成了较大冲击,但经过一段时间的组织变革和技术能力提升之后,原有治理体系基本保持不变,继续延续其中央集权为导向的“郡县国家”传统,笔者将这种新的治理经验概括为“超级郡县国家”。 [全文]

    2429 0 2020-02-11 07:45:54
  • 武汉按下“暂停键”,我们要反思什么?

    个体化时代,这种自保的动力较之以前更强了。地方民众的压力虽然未必对中央的地方官员选任机制产生什么影响,但守土有责,哪一个地方大员都不愿冒乡里之大不韪来“以身涉险”,两者一拍即合,中央则事后追认默许。[全文]

    32393 59 2020-02-01 07:54:34
  • 城市中国遭遇“流动社会”,该怎么治理

    人口大流动,不仅仅存在于城镇化过程中的农民工身上,也依然存在于城镇化高度发达之后的白领身上。我们当前的一些政策和思路总是想把社会再固定下来,多少有些一厢情愿。我们必须从社会大流动的原因上去分析,而不能仅仅从治理的主观愿望去入手。[全文]

    45817 64 2017-11-26 08:09:25
  • 治理当今中国,能靠限制人口流动吗

    当今的流动社会,是城市中国的一个表征。中共在这个过程中如何调适,从过去组织静态小农的经验,转变成组织流动的农民工与白领,将成为长期的新课题。我们在当下的变革中潜意识里仍保留着农业社会的治理经验中对“流民”的恐惧惯性,自觉不自觉地倾向于排斥限制人口流动,并希望恢复到一个静态社会进行治理。 [全文]

    29288 18 2016-12-09 07:3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