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锦清华东理工大学教授,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 我始终在思考,众多发展中国家为何只有中国的赶超意识这么强

    几千年来,中国人对“什么叫中国”有一张完整的自画像,但这张自画像在鸦片战争后被逐渐摧毁。此后,一代又一代有识之士都提出了赶超和复兴的问题。我比较过中国、印度、土耳其等其他一些国家,他们都没有像中国这样有着强烈的民族复兴和赶超情结。 [全文]

    218929 544 2019-09-29 08:12:33
  • 改开为何能释放人口红利,起码要从宋朝讲起

    改革开放给中国几亿劳动者提供了一个机会,他们毫不犹豫地抓住了它,哪怕离乡千里之外也要出去打工。他们为什么这么拼命努力工作?他们又是为什么能够适快速适应非农业各种岗位的技术要求?横向对比其他国家,只有中国的劳动者做到了这一点。 [全文]

    50120 93 2018-12-25 07:50:55
  • 如何评价“战狼式”学者?

    中国所谓自然科学赶超世界先进水平问题,有几项关键技术已经被摆在非常突出的位置,中国的科技水平究竟发展到哪一步,在国际上处于什么样的位置,还要多久才能取得突破,这些问题应由业内专家来做解释。而社会学科中能不能总结出几项赶超世界先进的标准呢?[全文]

    44164 163 2018-11-16 11:47:37
  • 中国社会重建的派系纷争与根本出路

    “社会重建”是后发国家在现代化过程中都会遭遇的问题。然而,“社会”本身并不自明,明确“社会在哪里”,是社会建设的首要问题。在中国,“社会建设”的议题很晚才被提出,各方对此理解多有分歧。市场要素为社会建设提供了一种理解思路。[全文]

    33248 67 2018-11-06 10:18:46
  • 看清这一点,中国人就不再那么焦虑

    从鲁迅到今日网络时代的网民,中国人的素质、中国的国民性,作为一个老话题被反复讨论。但其发问方式,已经悄然发生改变。站在新时代回头来看,过去有关国民性的很多结论是错误可笑的。时代的总发问方式决定了回答方式。[全文]

    80566 135 2018-01-12 11:44:08
  • 改革开放四十年:土地制度变迁与工业化之路

    中国的农民尽管农业、从农地的非农使用中获益不大,但却能从就业机会的增多而获得补偿。也正是如此,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工业化、城市化和农业发展大体上是相匹配的,中国的土地制度在保证经济发展的效率的同时,大体上还能维持公平。[全文]

    37409 61 2017-12-15 09:11:55
  • 利玛窦困惑:西方人自己给自己出的中国谜题

    按照传统西方政治学理论分析框架,无法清晰归类中国的政体和治理实践,进而陷入持续的困惑之中,笔者概括为“利玛窦困惑”。这种困惑一直持续到我们当代,到底中国算什么政体,只要套到西方概念里去就难以自圆其说。关键是我们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表达我们是什么政体![全文]

    97538 256 2017-12-09 08:12:05
  • 城市中国遭遇“流动社会”,该怎么治理

    人口大流动,不仅仅存在于城镇化过程中的农民工身上,也依然存在于城镇化高度发达之后的白领身上。我们当前的一些政策和思路总是想把社会再固定下来,多少有些一厢情愿。我们必须从社会大流动的原因上去分析,而不能仅仅从治理的主观愿望去入手。[全文]

    45817 64 2017-11-26 08:09:25
  • 新时代,中国知识分子还提老问题?

    一个时代的发问方式,取决于那个时代的主要问题,而发问方式的改变,将引导那个时代全部学术思潮的变动。现在的时代问题就是“中国何以富强”,这是世界历史的一个大问题。如果学术不回答这样的问题就算不上学术了。 [全文]

    40092 111 2017-11-14 10:39:23
  • 摆脱卑怯,知识分子请睁眼看祖国

    中国这一轮以经济和技术为中心的改革和学习取得超乎预想的成果。过去30多年的持续高速增长,放在世界历史中也属罕见。现在的中国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世界中心舞台。从更大视角看,现在可能正处在几百年来东西方关系变革的前夜。可惜的是,仍有相当多的人文知识分子未觉察到这种变化。[全文]

    98654 192 2017-10-11 12:39:45
  • 哲学社科领域,作为西方学生的中国已经毕业了

    共产党为什么需要时代叙事?因为共产党不是西方意义上的选举型政党,而是领导型政党。要成为被领导的民众的共识,就要形成信奉、追随和服从,领导权转化为执政合法性的强大基础。西方政党不代表整体,它不可能制订中长期的发展目标,他们全部的焦虑放在当下和部分。[全文]

    67399 153 2017-09-16 08:06:02
  • 为什么知识精英未能承担文化自信、文化创新的使命?

    在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综合国力持续提高的民族崛起时,当代思想并没有很好地执行本该由其执行的使命。相反,大量能思的头脑在“告别崇高”与“告别宏大叙事”的口号下,纷纷从民族整体返回到自身,忙于谋划自身的利益,处心积虑于社会地位高低的竞比。[全文]

    74715 330 2017-08-22 06:47:39
  • 从政体转向治体:中国话语体系的重建

    从全球范围看,中国崛起与中华文明的复兴是21世纪最重大的变化。在今天,当“反思西方理论和话语”、“中国模式、中国道路”这样的号召和主张已不再新鲜时,我们确实已经有必要走出为中国经验的合法性进行辩护、自我肯定式的话语宣扬阶段。 [全文]

    73574 145 2017-08-10 15:47:48
  • 中国平稳转型,关键在于“人口”变“人手”?

    较之西方,中国工业化转型的规模和幅度空前,不仅人口规模更大,持续时间也只有30多年。更重要的是,我们在快速下保持了相对平稳。而中国要在全球生产价值链上攀升,当然会触动西方的奶酪,也因此会面临西方以所谓知识产权或其他手段实施的封锁。[全文]

    33917 34 2017-01-27 08:16:16
  • 中国的工业化,西方的“黄祸”?

    真正的“黄祸”是什么?西方人一直没搞清楚,一位美国社会学家说中国的工业化才是西方真正的“黄祸”。中国有这么多勤劳的、廉价的、聪明的劳动力,这些劳动力一旦与西方的技术相结合,就会形成巨大的生产力,那让西方的工业阶级吃什么去?[全文]

    121866 182 2017-01-16 07:32:33
  • 治理当今中国,能靠限制人口流动吗

    当今的流动社会,是城市中国的一个表征。中共在这个过程中如何调适,从过去组织静态小农的经验,转变成组织流动的农民工与白领,将成为长期的新课题。我们在当下的变革中潜意识里仍保留着农业社会的治理经验中对“流民”的恐惧惯性,自觉不自觉地倾向于排斥限制人口流动,并希望恢复到一个静态社会进行治理。 [全文]

    29288 18 2016-12-09 07:3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