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昉中国社科院副院长、经济学家

  • 前30年我们虽然没有实现赶超,但和自己比却跨越了一个阶段

    改革开放之前,我们逐渐地农业内卷化,积累了大量的剩余劳动力,改革开放创造了必要的制度条件,劳动力就大规模地转移出来了,形成了高速增长,这也是全世界增长最快的时期。之后人口红利总是要用尽的,剩余劳动力总是要吸纳干净的,接下来就可能是一个新古典增长时期。[全文]

    0 0 2019-11-15 08:53:07
  • 落入“中等收入陷阱”,有四步

    虽然“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但根据现实中的“中等收入陷阱”现象,我们可以从发展中国家经济史,特别是拉美和东南亚一些国家长期徘徊于中等收入阶段的经验教训中,归纳出一些具有共性的特征化事实。[全文]

    26265 70 2016-03-14 10:52:13
  • 中国经济学如何走向世界

    从科学性和成熟度来看,中国的经济学理论或许在西方经济学者看来是难以理解和认同的,但经济学作为一种入世的学科,经世致用才是其目的和本质。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学理论一直以中国人能理解的语言履行着自己的使命,立足中国实践,解决中国问题。以西方经济学界对科学完美性的标准,是无法理解中国经济学理论的水平和成就的。[全文]

    26822 17 2016-03-03 07:26:26
  • 农民工返乡,对城里人有多大影响?

    城镇化逆转,为中国经济的下行增加更多压力。习总书记也说过,要让转移的人口进得来,住得下,容得进,能就业和创业。这些因素和目标达到了,就是农民工的市民化,就是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新型城镇化,必须进行户籍制度改革。户籍制度改革能为中国经济带来1-2%的潜在增长率。[全文]

    43956 2015-11-01 08:33:11